您的位置:杂志 > 《星星》 > 2019年 > 第05期
来源:《星星》2019年第05期  作者:沈苇;
选择字号

目击道存,道成诗之肉身

收藏本文  分享

余笑忠反复写到梦,换言之,梦盯上了余笑忠:"来到梦里的一切/都经历长途跋涉/偶尔,借我们的梦得以停歇""在梦里,悲伤的死者会变黑/在梦里,悲伤的死者和你共有一个灵魂""有时,来自梦中的隐痛/更甚于现实的打击";已逝的父亲不断造访儿子的梦境,"想到他在我的梦里仍然受苦/我就好像又犯了什么过错";有一次,诗人居然梦见了慈禧太后和她的长指甲,梦见她"妇人之痛,莫过于分娩死婴"的附身耳语。这是一个惊梦!"惊梦",可视为笑忠写作的原动力和内驱力之一,却每每呈现为对现实、对日常的"释梦",由此构成他三十年来诗歌创作的脉络、风貌和奇景。他将最新出版的诗集命名为《接梦话》,乍看令人感到不妙,因为我们知道接梦话是有风险的,民间认为容易引发梦中人的错乱甚至死亡。但与此同时,接梦话是超越时空的对话、交流,是一种"象征交换"。在他的写作中,(本文共计4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