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意林》 > 2011年 > 第05期
来源:《意林》2011年第05期  作者:翟永明;
选择字号

一代人的尴尬青春

收藏本文  分享

青赛期如临大敌阎莉比我大两岁,住在我家隔壁。当我家从贵州搬到成都这家老公馆时,她是院子里的小孩中第一个引起我注意的。阎莉个子中等,身材凹凸有致。在那个年代,胸部被巧妙地遮蔽了。它能若隐若现,靠的是她虽不穿高跟鞋,但犹如穿了高跟鞋一样昂首挺胸的步态。我那时也开始发育,与她相反的是,我每天诚惶诚恐,如临大敌,恨不得将自己身体上凸出来的部分,一巴掌掘下去。青春期里,我之所以活得如此尴尬和卑微,与那个年代的风气有关。上世纪70年代前期,我进人初中,正是发育迅猛的时候。学校里弥漫着昂扬的革命斗志和中世纪式的禁欲风气。发育是女生们十分懊恼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一天,上生理卫生课,正好讲到女性的生理期。全班女孩都恨不得钻到桌下去,表情好像都在说对不起。男生全都兴奋异常,脸都绷着,嘴里却传递着一个暗号式的数字肾9”。老师毫无表情,照本宣科,一字不落地将49页读了一遍。下课铃响了,女生如释重负.男生大失所望。现实中也是如此:我们就这样秘而不宣、偷偷摸摸、诚惶诚恐地度过了49页所描述的女性青春生理期。我和阎莉读的是本地中学,都是北方人。我们长得又高又大,比成都女孩领先发育三至四岁,这让我们在学校里总是被人指(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