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意林》 > 2011年 > 第05期
来源:《意林》2011年第05期  作者:南在南方;
选择字号

这一回是睡着待客

收藏本文  分享

大人小孩儿都管他叫三先生,说三先生放牛啊,三先生写字啊,三先生吃饭啊。三先生答一句,嗯。平常三先生寡言,可嘴角却总有笑,有人就说了,要是三先生肚子能大点儿,活脱脱一尊弥勒佛嘛。在我老家,三先生是个能人。在农村,能人的标准首先是手巧。三先生手巧,把庄稼种得横看成行侧成列,会木匠活儿,会水泥活儿,又写一手好字,会画红牡丹,还懂草药。在农村光是手巧只能是个匠人,要成为能人,还得心灵。三先生心灵,十里八村谁有个纠纷,谁有个红白喜事,都要请三先生。三先生包了毛笔,去了之后,会在纸上列个条理,这时他一改木谕之相,变得滔滔不绝,一是一,二是二,把事情理得通通顺顺的。三先生是个奇人。他年轻时在院子里种的牡丹,极高大,开得最盛的时候有三百朵花。有一年来了城里人想买,给的价钱无疑是很高的,三先生不卖。那人不死心,第二天又来问是不是嫌钱少了。三先生说,钱再多也不卖。那人问为啥,三先生只一句话:“我要留着看咧。”三先生是个好人。当然,除了两件事情。一个是他媳妇快要去世时,他上山砍柴,放声唱歌,并且唱的是酸曲儿。就有人说了:“你媳妇快没了,还有心思唱?”他说:“我不唱也救不了她呀!”接着唱开了。于是,就有人说他(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