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语文教学通讯》2004年第08期  作者:刘创
选择字号

豪放诗人的玩笑诗

收藏本文  分享

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成名的岑参一生写诗无数,他的诗大开大阖,势若奔马,好像诗人也是一座金刚———敲一下都铮铮响的不解人情的铁汉子。其实岑参也写过不少别具风韵的温柔诗、性情诗,这里仅举一例: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壶百瓮花门口。道旁榆荚仍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说的不过是掏银子买酒的小片断,但却在二十余字中表现出诗人乐观、开朗的胸襟。显然是还未开喝,唠的也不是酒嗑:道旁榆树的种子圆亮如钱,要不我摘几片来换酒,老人家肯不肯呀?一副天真顽童的作派,却在平实中见奇峭,轻灵跳脱又诙谐幽默,白描的写法与口语化的语言将一个饱经沧桑又不甘寂寞、平和爽朗的诗人形象活脱脱地表露无遗,虽然是信手拈来的玩笑诗,却极具表现力和感染力。无独有偶,另一位豪放词人苏轼也有过玩笑诗,请看他作的《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两个假设,两个提问,以苏轼之才,不会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了吧?但诗人硬是从这样“不是问题的问题”上整出首诗来,而且说得极具哲学意味。相比之下,岑参的诗取自生活,幽默而不失童趣,而《琴诗》则更接近于无理取闹,或是佛家的禅语,有一种淡淡的理性的思考。豪放诗人的玩(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