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语文教学与研究》2016年第36期  作者:陈应松;
选择字号

收藏本文  分享

从北方刮来的风在江汉平原上横扫的时候,会听见土地深处传来的反抗和怒吼。不会沉默的。它何必这般壮烈?杨柳细腰、荷风习习的时候会有这么一天吗?有时候,又觉得它很悲怆,像在哭。抗议和哭诉,就算是嘀咕吧。是有点冷,芦穗没有被折磨得倒下,还在白呲呲地微笑,田里的稻茬烧黑了,满目疮痍,就像日子不能再过一样。但另一边,菜畦里一片嫩(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