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06年第08期  作者:沙亦强;
选择字号

煤电联动之后

收藏本文  分享

新一轮煤电联动千呼万唤,终于从6月30日开始实施。尽管此次调整幅度低于电力企业的预期,也低于原测算方案,但电力企业总算长长出了一口气。然而,随着联动方案的出台,舆论各方仍是一片嘘声,国家的有关价格调整政策,似乎还很少遭遇过如此大面积的质疑。特别是正值《反垄断法》已进入立法程序,中央关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举措出台,各种声讨意见更显得来势汹汹。在业内人士看来,很多批评意见未免有些不得要领。例如,有媒体算了一笔账,认为近年来电力工程降低造价减支1400亿元,两次煤电联动增收1600亿元;因此,电力行业已攫取了3000亿元的额外利润。当然,这样的批评并没有计算近年来设备和燃料大幅涨价的因素。还有人挖掘出了一个“典型案例”,某倒闭电厂的一个抄表工,一天只抄四次表,年薪高达10万元,以此说明人工成本畸高是电力行业利润微薄的主要因素;只是电厂一般并没有抄表工,而且在电力行业普遍严格的绩效考核制度下,这种例子究竟有多大代表性?多少有点儿像天方夜谭。煤炭行业认为本次煤电联动涨价过多,超出了煤价涨幅;下游高耗能行业则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笔者还接到过几次采访,问题都是:现在电力已开始供大于求,按市场(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