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19年第27期  作者:龚国军;
选择字号

用电往事

收藏本文  分享

小时候,我生活在城乡接合部的工业社区,那时叫"工人新村"。几公里外是发电厂、钢铁厂、焦化厂和铁路货运场等。每天抬头都会看远处工厂的烟囱喷云吐雾,黄、白、橙、黑各色烟柱直抵云端。我时常怀疑现在抽烟的习惯是否跟那时的"熏陶"有关。工厂里闲置的车间、吊车、冷却池和废弃的火车头是熊孩子们最大的"游乐场",不过发电厂是最难溜进去的,因为大门有警卫,堪称戒备森严。此外,对电厂污染的印象极深,囿于当时的环保技术,电厂产生的粉煤灰覆盖了墙外很大一片农田,有几尺厚,几乎寸草不生。电厂每年要给周边乡村几万元的补偿。要(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