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纵横》 > 2004年 > 第08期
来源:《纵横》2004年第08期  作者:
选择字号

文史博览

收藏本文  分享

1935年发生在陕西的一起矿难梁合运1935年,我在陕县观音堂民生股份有限公司的甘壕煤矿做井下工。一天,我们150多人下井后不久,天棚水突然落下,把我们闷在井里。恰巧,我所在的巷道是个上坡,有32人跑到这里未被水淹住,其余全淹死了。活着的闷在井下没吃没喝的怎么办?饿了就嚼衣裳,渴了喝煤水,熬了十来天仍不得救,我们的皮肤溃烂了,烂后又结了痂。无奈就自己揭自己身上的干痂吃,谁也无力动弹了,每天相互叫几次,不答应就是死了。直到第23天被救出时,只剩18人了。被救后有专门医生看护我们,最初一次只喂一小勺牛奶,可我们饿得很,就咬着勺子不放。医生说,饿久了猛然多吃是危险的。只得听医生的话了。一天喂我们十多次,天天加量,三天后喝面水,七天后手脚能活动了,半月后医护人员就扶着我们走动,三个月后基本康复。这件事当时成了全国的奇闻。张学良解囊资助成行刘长春1924年起我国与奥运会开始联系,1928年也曾派宋如海前去参观,但中国政府素取谟视态度,从未正式参加。第十届世运会,政府也有不提供经费、不派选手出席之宣告。而这正是日人代伪满洲国在国际间搬弄是非一绝好的机会,故我国在这种形势下非派选手赴美不可,否则,不(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