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学评论》1962年第04期  作者:陆志韦;
选择字号

试论杜甫律诗的格律

收藏本文  分享

今年全世界爱好和平进步的人士正在庆祝持圣杜甫的一二五O年生日。国内报刊上已艇发表了好多耙念文章,大都着重杜爵的思想性。从前人藏杜睑可又偏重-7J一个方面。元棋(杜君墓系耸)能:“至于子美,盖所稍上薄夙雅,下敲沈朱,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榭之孤高,染徐庚之流丽,尽得古人之体势而兼文人之所独专类。使仲尼锻其旨耍,尚不知查其多乎哉.苟以为能所不能,无可无不可,奴叮待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这几句新写在杜甫去世后四十三年。“‘特圣”这称号也扑是从这里脱胎来的。“体势”的‘“体”所指的孩是杜后寺白勺体裁、格律。“势”大概就是“孤高”、“流丽赞之类。杜甫自己滋:“韶不惊人死不休……焉得思如殉榭手”,“消新灰开府,俊逸胞参军”。杜持的夙度和格律,近来少有人栽到了。本文只想栽一卜格律。“格律”有种种含义。就汉藉的古爵来挽,不妨限于古人所翎“豹句”和“准篇”,也就是一句之中如何碉平仄,一篇之中如何按平仄把各句安排好。这里要敲的只是杜甫的五律和七律,这两宗就占了杜静的百分之五十六。0 我想,耙念萧文里所以很少封希杜待的格律,也许是不得已的,一J1lJ“格律”是什么,有好些人就不耐烦去研究它。二HlJ杜甫(本文共计25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