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书目 汉语词典 双语词典 专科辞典 百科全书 医学图谱 人物传记 年表 图谱 语录 手册 | 建筑预算与规范 文革期间中草药
首页 > 工具书 > 哲学与人文科学 > 红楼梦语言词典
  • 红楼梦语言词典
  • 红楼梦语言词典

    周定一
    商务印书馆 / 1995-11

    本册工具书共收录22656条词条。...

    电子版价格:¥52

    分享到:
    更多

本书简介 本书目录

前言

    大约十年前,我和钟兆华同志着手摘录红楼梦里的某些词汇,打算就个别专题进行研究。资料日积月累,就引起编部词典的设想。朝这方向试干了一些日子,越干越发觉编写这种文学巨著的词典有许多起初未估计到的难处,其中有些问题是编一般语文性词典碰不到的,何况我们在这方面的经验也很少。但既已上马,也只好一步步走下去,纵然如行荆棘丛中,进度缓慢。后来白维国同志编写《金瓶梅词典》初成,加入我们的工作,进度稍快了些,却也几经反复周折,1988年夏才最后定稿。当年曹雪芹写书,“十年辛苦不寻常”,想不到我们这部寻常的词典,也竟花去十年功夫,而这期间,好几种红楼梦词典都先后出版了。为使名称上有所区别,所以标上“语言”二字,并无深意。假使一定要问个究竟,那么也只是“红楼梦语言/词典”,而非“红楼梦/语言词典”的意思。
这部词典的正文分为“正编”和“副编”。正编的词条是红楼梦前八十回的;副编是后四十回的。正编以影印抄本“庚辰本”(详见凡例)为底本;副编以排印的一百二十回通行四卷本的后四十回为底本*。庚辰本最初抄定,是在乾隆庚辰年(即乾隆二十五年,公元1760),那时曹雪芹还在世。现存的虽然是个过录本,但过录的时间早,又比较完整,足以代表曹雪芹笔下的北京话。后四十回的续作者高鹗(依旧说),用的是同一语言,时期也很接近。假若从庚辰本抄定(1760)算起,到高鹗在程伟元的赞助下第一次排印他的一百二十回改续本(1791),相隔不过三十年许。在闭关锁国的封建社会,三十年不会使北京话的词汇发生多大的变化。可以认为,曹雪芹的原著,加上高鹗的续作,从一个平面显示了北京话发展到十八世纪词汇的基本面貌。
但是,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毕竟不是同出一手,所以在语言风格以及遣词用字都见出差异,如后四十回的儿化词显然比前八十回密度大。以至同一个词,如“靴掖”“眼镜”,前八十回没有儿尾,后四十回有,这样的例子数以百计。并非他们说的是儿化少和儿化多的两种方言,只是习惯上曹雪芹不一定把儿尾都写出来,而高鹗在这方面毫不吝惜笔墨。因为考虑到这些差异,文章各有其主,所以分开处理,既现出主次,又便于比较。
我们这里说的是十八世纪的北京话。那时的北京话里,不用说没有从十九世纪中叶以来随着社会的变动而产生的成千上万个新语词,就是现在北京话里某些普通语词,在红楼梦里也还找不到。比如,没有“这儿”“那儿”,只有“这里”“那里”,“跟”的连词用法(“铅笔跟钢笔都带去”)也还没出现(十九世纪上半叶用北京话写的《儿女英雄传》才见到一两处这个用法)。至于“今天”“明天”“昨天”“前天”“后天”这些说法,今天的老北京人还不大爱用,红楼梦里更找不到(都用“今日、今儿”等等),可是硬要把它们排斥在现代北京话之外,似乎也说不过去。另一方面,红楼梦里某些词,字面上和今天的相同,但意义完全变了。如“妥协”,一再出现,都是妥当、妥帖之意,跟现在的意义“用让步方法避免冲突或争执”完全不同。“(秦钟)腼腆含糊,慢向凤姐作揖问好。”(七回)这个“含糊”,跟现在词书上的任何一个用法都不合,只北京说评书老艺人常用“含糊”来形容“心虚胆怯”、“气馁”。这层意思跟红楼梦的用法倒差不离。红楼梦里还有些习用的词不见于今日,如“掌不住”(并非“撑不住”之误),在前八十回里出现近二十次(后四十回也有几处),但是这个词在北京话里慢慢消失了(《儿女英雄传》里还出现过),只现代某些方言还说。
总之,红楼梦里头的二百多年前的北京话词汇同现代北京话的有相当多的这样那样的差别,当然,大部分是并无差别的。同中见异,这正反映了近代汉语向现代汉语转变时期的历史现象。
我们这部词典的目的之一,就是想以红楼梦所用词汇为代表,通过搜集,整理,分析,展示汉语词汇的一个历史横断面,为广大语文工作者了解红楼梦本书用词情况,为探讨近代和现代汉语词汇的变化发展提供方便。其中极大部分,也是主要部分,为语文性质的词条,是分析的着重部分。也收入了不少人名、典章、制度、服饰、名物以及灯谜、酒令、诗词、对联等等方面的词。总之,不论性质,尽量多收。一方面固然为了努力做到使红楼梦词汇能接近全貌(只能说“接近”),另一方面也给红楼梦一般读者查考之用。
红楼梦是所谓“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它的词汇真称得起“全方位”的,千姿百态,波澜壮阔,包括众多层次的社会和历史用语,充分体现了北京话发展到十八世纪的表达能力和容受能力。
这里涉及一个老问题:曹雪芹是否用纯粹的北京话写红楼梦?有人认为,这里头有许多南京话成分,以及吴语,甚至干脆说他用的是南京官话。关于这个问题,在这里,只能简要地说说我们的意见。第一,方言无所谓“纯粹”,总是或多或少要受旁的方言影响。尤其是我们这个使用超方言、超时间的汉字的民族,写作起来,顺手使上几个听来的,或学来的,或看来的旁的方言词,更是易事,值不得惊异。第二,我们认为,而且可以证明,曹雪芹使的是地道的北京话,也确实用了些南京一带的方言,以及个别吴语。这是因为他从小儿在南京住了十几年,又常去苏州亲戚家。但南京话加上吴语,总起来也不至于超出一百个,在红楼梦的词汇总数中所占甚微。第三,有些人指的某些南京、扬州方言或吴语是靠不住的,因为这些词北京话里也有。近年来好像有一种风气,把旧小说里许多并非吴语所专有的词认作吴语,以至少数来历不明的说法,也硬往吴语里头拉。如“劳什子”,有人还像煞有介事对它考证一番,说吴语应写成什么,读什么音,其实完全落空。第四,我们在编纂这部词典的过程中,逐渐形成这么个印象:似乎红楼梦用语跟东北话的关系远超过南京话。或者说,曹雪芹时代的北京话同东北话(主要指辽东以至关内外)很难分得清楚。曹雪芹是祖籍辽阳,高鹗是“世居铁岭”,他们的祖上都是从龙入关的汉军旗人。那时家庭语言的影响要比现在长久得多,红楼梦里有东北话成分不足为怪。然而这问题不是用几句话在这里可以说清楚的。
前人对红楼梦作过各种方式的注释,近年来又出版了几部红楼梦词典。这些注释和词典都给我们的工作不少借鉴之处。从原则上说,编词典,尤其是编这样同一部书的词典,应当是后出转精,但我们恐怕很难企及应有的高度,不一定处处比人家强。可是要从善而改的话,牵动全局,来不及了,只好不动。某些词条的注音和释义,老实说,我们也没有多少把握,不妥之处或错误一定不少,希望读者随时赐正。还有少数词的意义无从了解(如后四十回中某些测字算卦的行话),只得注上“未详”,以俟高明指示。现在的这些缺点和错误,如果有机会再版的话,一定予以补正。
我们的工作始终得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的大力支持,也承商务印书馆郭良夫、赵克勤、张万起、斯钦、苑育新等同志关心和协助,一并在此致以衷心的感谢。《部首检字表》是岳珺玲、于庆芝两同志做的,杨正芳和李晓月两位在资料工作方面也对这部词典付出了辛勤的劳力,也在此一并感谢。
周定一
1988年8月

凡例

一 人物关系表

二 骨牌副

三 怀古诗谜答案简辑

四 引诗引文

五 历史人名

本书目录 全部目录>>

更多
这些可能也很有用:
楚辞语言词典
楚辞语言词典
赵逵夫(作者)
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辞书出版社
2013-12
中华对联辞典 · 修订本
中华对联辞典
丁荣凡(作者)
四川出版集团·四川辞书出版社
2008-08
中国古代小说俗语大词典
中国古代小说俗语大词...
翟建波(作者)
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2002-09

绝版书

更多
中国方术大辞典
陈永正;古健青,张桂光,张解民(主编;编)
中山大学出版社
查看详情>>
中国哲学大辞典
方克立;卢育三,吕希晨,周德丰(主编;副主编)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查看详情>>
中医词释
徐元贞,曹健生,赵法新等(编)
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查看详情>>
中国历代官制大辞典
吕宗力;田人隆,刘驰,李世愉等(主编;副主编)
北京出版社
查看详情>>
汉字英释大辞典
吴光华(主编)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查看详情>>
王力语言学词典
冯春田,梁苑,杨淑敏(撰稿)
山东教育出版社
查看详情>>
三礼名物通释
钱玄(著)
江苏古籍出版社
查看详情>>
希腊罗马神话辞典
[美]J·E;张霖欣(齐默尔曼 著;编译)
陕西人民出版社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