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人(悦读)

2021年02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时间怎样地行走

迟子建

墙上的挂钟,曾是我童年最爱着的一道风景。我对它有一种说不出的崇拜,因为它掌管着时间,我们的作息似乎都受着它的支配。到了指定的时间,我们得起床上学,得做课间操,得被父母吆喝着去睡觉。虽然说有的时候我们还没睡够不想起床,在户外的月光下还没有戏耍够不想回屋睡觉,都必须因为时间的关系而听从父母的吩咐。 (共1页)
关键词
订阅本刊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