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北方文物》 > 2000年 > 第04期
来源:《北方文物》2000年第04期  作者:杨茂盛
选择字号

《金史》正误一则

收藏本文  分享

《金史》卷67《桓赧传》记载,在肃宗两次败于桓赧之后,“世祖至,责让肃宗失利之状,使欢都、冶河以本部七谋克助之”。余每读至此,便生疑窦,当时的欢都、冶诃“本部”能有“七谋克兵”吗?如果是这样,乃是值得大写特书的事情,为什么《欢都传》却没有记载呢?由《金史·太祖纪》可知,在那次战事的23年之后,即太祖二年(1114年)九月,女真人决定代辽,太祖招集“诸路兵皆会于未流水”,才“得二千五百人”。而在23年前(辽大安七年,即1091年)的世祖与桓赧的那场生死决战之中,明明是“桓赧兵众,世祖兵少,众寡不敌”,欢都和冶诃怎么会有“七谋克”兵力?考两人及其子孙之传,欢都本部只有1谋克,后归其子希尹(谷神),由守贞“袭祖谷神谋克”(《金史》卷73《完颜希尹传附守贞传》);冶诃本部也只有1谋克,后归其子阿鲁补为合扎谋克(《金史》卷68K《冶诃传附阿鲁补传》)。特别重要的是,同是记载这次战事,《冶诃传》则记为:“肃宗拒桓赧已再失利,世祖命欢都、冶诃以本部谋克之兵助之。”这再次说明,欢都有1部1谋克,冶何也有1部1谋克,这才是符合当时史实的记载。综上可知,数字“七”乃是“之”字之误,原文应是:“世祖至……使(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