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词刊》 > 2005年 > 第08期
来源:《词刊》2005年第08期  作者:林夕
选择字号

一场误会——关于歌词与诗的隔膜

收藏本文  分享

有些人从象牙塔上俯视语歌词事,挑病句和陈腔的断章来作笑柄,用歌词这堆俗水洗得自己更清高。有些人却纯情地希望语词能进入文学殿堂,且一厢情愿,把宋词来相比,认为百年之后,大家都是一时文体,二者同样合乐。我是个中间人。都是词,但我们现在香港的歌词难以和宋朝的词相比,即使时间的差得到矫正,历史的尘可以抹清,流行歌词仍洗不掉商业产品的身份。苏东坡时代很流行大江东流、乱鸦送日的意象,而我们流行的是跳舞和风雨,两者并没有高低之分,只是时代需要不同。至于正统的文学创作,例如诗,对象是肯付出也付得出咀嚼耐力的一批,而歌词的听众则是广泛全面,各写各的,本来无须比较,但我有时觉得一首好词比写一首好诗还要多费气力。好的意思,是要令假设的读者满意,这样说好像有点市侩。但写歌词的难处正在于兼顾,讨好听众,又要讨好自己的艺术良心,而写诗的相对易处,便是可以豁出去,不顾一切追求心目中的表达形式。是的,当一个人了无牵挂,举步自然更轻松自如。歌词却是要拖著脚镣来踏每一步的。先天性的技术限制如声调、曲式等形式上的桎梏不说,歌词的“说话”方式也比诗偏狭得多。偏狭有时是因为歌词这种文体本身需要,并非单纯因为迁就听众的策略问题。(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