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当代矿工》 > 2002年 > 第08期
来源:《当代矿工》2002年第08期  作者:杜华赋
选择字号

第一次戴手表的风波

收藏本文  分享

真没想到,人生第一次戴手表,就给我带来了厄运——“文革”末期,我从县城高中毕业回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自幼酷爱诗歌,八九岁时就骑在牛背上“啃”《唐诗三百首》,立志将来当一名“诗人”。因此,成天满脑壳装的都是“诗”,哪有心思“扛月亮锄头修地球”呢?所以,我是生产队长常批评的“出工不出力”那一类人(一天挣1毛钱,谁愿出力呢)。不久,农村普及小学,村里办学校急需民办教师。虽然我的“表现不好”,但因为我喜爱“爬格子”,经常是“广播里有声,报刊上有名”,所以,“村革委”经过三天三夜的反复讨论,最后还是决定让我担任村小最高年级——四年级的语文教学工作。 第一天到学校报到,“村革委”主任就找我谈话,再三告诫我要“保持贫下中农的本色,克服小资产阶级思想”(我知道,他是暗指那次我穿着父亲从外地带回来的的确凉花格衬衣下田劳(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