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当代矿工》 > 2006年 > 第03期
来源:《当代矿工》2006年第03期  作者:孙程;
选择字号

女儿出生我理解了母亲

收藏本文  分享

我咿呀学语时就跟着南方的外婆生活,到了该上学的年龄才回到了在东北的父母身边。敏感而又多疑的我总认为母亲偏心妹妹。我很倔强,母亲也很刚毅,针尖对麦芒,到了我的青春期时,我们母女之间的关系已紧张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母亲曾气恼地指着我的鼻子说:“你说我偏心,我就是要偏心给你看!气死你!”在这之后,我很长时间都不再叫她一声“妈”。吵过,哭过,闹过,我一天天走向成熟。长这么大我从没和母亲有过半点亲昵的举动。照相时,依偎在母亲身旁的总是妹妹。我也曾想像妹妹那样把手搭在母亲肩上留个亲密的合影,手伸了伸又缩回来了,感觉很不自然,做戏的分量太重!远嫁他乡,临行前母亲哭成了泪人,我忙着收拾行李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火车开动,看见站台上的父亲背转身去抹眼泪,我的眼泪才忍不住流了下来……隔着万水千山,在梦里我还在和母亲生气,质问她母爱的天平是否公平。2004年春节,女儿呱呱落地,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我体会到母亲把我带到世上的不容易,我不再记恨母亲,十个手指有长短,咬咬哪个都一样疼。我自从有了女儿,打给母亲的电话多了,也长了。一次,母亲在电话里闲聊,说我身体强壮是因为小时候有外婆照看,营养跟得上,而我妹妹很可怜,(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