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当代矿工》 > 2006年 > 第03期
来源:《当代矿工》2006年第03期  作者:傅玉祥;
选择字号

岁月如歌话不惑

收藏本文  分享

时光老人真是个精灵,既不强迫任何人,又不对任何人让步,在你不经意的一瞬间,便把岁月的痕迹悄悄而坚决地留给你。到今年的二月,四十七个岁月便降临到我的身上,使我向“知天命之年”迈进。对于一个男人来讲,二十岁是幻想,三十岁是奋斗,五十岁是安享,六十岁是颐养,唯独没有提及悲壮的四十岁,感悟“四十不惑”,的确是复杂中的悲壮,悲壮中的复杂。应该说,四十岁是成熟期的尾声。体魄,告别了强健,走入了强壮,又不到衰老的季节;年龄,正在步入人生的正午;事业,正是经历了学习和教育的训练,经历了人生的体验和沉重的积累,到了最具有创造力的阶段;心态,少了些冲动、浮躁、盲从,多了些沉稳、鉴别和自信。四十岁的男人,老练而不呈老态,沉稳而不失朝气,是最有魅力的黄金时段,不是有人说“男人四十一朵花”吗?这话一点都不过分。四十岁的男人都是很沉重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人到中年,于家庭,是承上启下,上要养老,下要抚幼,中要撑家;于工作,三十岁的时候能以经验不足、孩子托累为由推托,五十岁的时候能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只有四十岁时无可推脱。因此说,只有兢兢业业地干活,而待遇上,现行的政策要么是提拔年轻的,要么就是照顾年老的,不上不下的(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