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美术家

2019年06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专栏

[美]米歇尔·芙阿/文译者:何彤珊游移的视觉被坚硬的金色线条禁锢……为了解决这个无解的问题,修拉构思出了他自己绘制的边框,此举震惊了他的同行,正如马拉美震惊诗坛一样,因为他宣称既然诗集是由不相关的片段组成的,那么就不应该将它们以连续的方式做成一本书,而最好把它们以未装订的纸张的形式装进一个盒子中,盒子的做工可以非常精美…… (共2页)
PDF全文下载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