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法律与生活》2005年第17期  作者:郭世佑
选择字号

慎把青春读明天

收藏本文  分享

记者这次出题曰“大学生活的定位与规划”,“定位”也许不难,“规划”云云,却是“十个先生九本书”,十本或十本以上也有可能,全在自己去把握。至于个人经验,吾等在当年高考制度恢复时步入学府的那种情境、物境与意境均已时过境迁,似无太多的可比性。据说,如今除了那个曾使徐志摩在“星光与波光默契中”醉过也醒过的康桥之外,普天之下能严拒商化和节日化的学府已经难觅了,沉甸甸的未名湖与清华园尚且如此,其他高校大概也不例外。不过,话说回来,历史是人类所共有的精神家园与智慧宝库,大学的角色就在历史的演化中日益彰显。自从大学模式在意大利北部那个叫做波伦亚的小镇向四周扩散以降,大学就不再是一个行会式的学生自治团体,而渐次成为各国与人类共同体培养人才的主要管道。尽管不是每一个置身高等学府的学子都懂得珍惜光阴的重要,但奇怪的是,至今还找不到一个不感叹大学时光之珍贵的过来人。他们都曾试把青春读明天,差别只在于读什么和怎样读,从而决定读得怎样,是“临轩问策有渔施”,还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在一个高等教育还不那么普及而且潜意识里还库存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和“书中自有黄金屋”之类民谚的国度里,大学总是年复一年地承载着(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