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

2021年07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我所记得的月色

枫林主人

我很庆幸自己的童年是在乡间度过的。如果说,现在我的身上还有一点单纯与快乐,或是我所不能自知的温和,乃至于慈悲,也总是那时的赐予。我的乡间与繁华的都市比起来有着霄壤之别。但要让我说出这繁华之处的好话儿来,也定然是没有。我与城市,正是两处无奈,我与乡间,却是切切的两相遥思。麦田,丛林,风里摇摆的小花儿,碧绿的豆秧和翡翠色的蝈蝈儿,这些都是乡间寻常的景致,它们固然使人爱惜得紧,但却总不许我带出来,一道儿去世上周游。它们或是娇气且又孤傲的,一旦离开了那块土地,便即刻间不复存活了。折中的办法就是回老家的时候,弄一点儿小米,或是棒子渣儿, (共1页)
关键词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