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世界

1998年06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司马南:我是一个过河卒

晨晓

相信许多人对"司马南"这个名字不会感到陌生。九十年代初,当迷乱而狂热的气功浪潮一浪高似一浪之时,司马南以理性的身影独立于反伪气功的潮头,振臂高呼,恰似一声棒喝,令不少"亦真亦幻难取舍"的人们幡然猛醒。笔者与司马先生相识很久,曾亲眼目睹他为我们表演"特异功能":? (共3页)
PDF全文下载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