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教师博览》 > 2004年 > 第07期
来源:《教师博览》2004年第07期  作者:唐韧
选择字号

不知名的鸟儿在歌唱

收藏本文  分享

在我的少年时代,青壮年作家喜欢写:“路边开满了五颜六色不知名的野花”、“林子里不知名的鸟儿在歌唱”……诗也好,散文也好,小说也好,这种语言都早已储备在词语库里,仿佛一碰就能滑出来。在他们的言传笔教之下,当我还是中小学生时,就经常娴熟地使用这种“不知名”法玩潇洒了。多省事,多心安理得,除了那几种人人皆知的花草树和动物,其他的东西我们有何必要一一道出它们的名字?再说了,名字还不是人造的?但人又天生不满足这种张三李四都能使用的表达。后来听到的许多植物的名称不断让我感动。这些名字是有人文内蕴、审美价值的。比如东北山地上,冰未化尽就率先出土,被称为“顶冰花”的花,“顶”字传神,不俗,其学名“侧金盏花”也很美,在学文学者的感觉中多出一种“侧着脸看人”的神态。在厦门普陀寺我第一次听到“含笑花”这名字,闻到她仿佛熟透的白兰瓜的香味,马上就紧着鼻梁笑了。在广西植物园的仙人掌展室,看到遍体生着透明白绒毛的绿色小仙人掌,上又生两个白绒绒的小芽,名叫“玉兔”时,感叹植物学家中有许多诗人,这些植物的名字,就是他们作的诗。其余像“柠檬桉”这名字有清香,“爆竹花”这名字有声音,“仙客来”这名字有神话色彩……池莉把它(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