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岭南文史》 > 2006年 > 第02期
来源:《岭南文史》2006年第02期  作者:易行广;
选择字号

佛教先传入广州所起的历史作用

收藏本文  分享

史家探索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分别由陆、海丝绸之路而来的说法,往往强调陆上传来的作用,而忽视海上传来为先的巨大作用;虽然清末学者梁启超在《佛教之初输入》一文中,早就明言“佛教之来非由陆路而由海,其最初根据地不在京洛而在江淮。”[1]其论渐渐为史家所接纳,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乃至本世纪初,诸如杜继文、魏道儒之《佛教史》[2]列举详细史实予以肯定,吴廷、郑彭年著文《佛教海上传入中国之研究》[3]重新作出具体的论证;然而,如何列举广东、广州有关佛教史实和文物状况,对佛教先传入广州的历史作用加以专题论证则鲜为有之;际值今年大力开展中印友好年活动的契机,本文就印度佛教最先由海上传来,佛教文化先在广州、广东与中华文化交融,佛教信仰、佛教典籍由商道传来,如何在广州得到最先接纳、翻译、交融、传布开来,佛陀心印如何最先在广州传播、奠基继而流布五湖四海等关键问题作出具体的阐述和论证,向佛门内外各界有识之士求教。众所周知,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而印度南部东西南端的古港,则是海上丝绸之路中外往来的中转站,因而自古而来,印度对广州、广东的中外交往最为密切。《广州简史》指出:“到目前为止从发现的史料和出土文物(本文共计6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