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理发

郭新贵

直到收到入学通知书的那一天,妈才想起了那片被搁荒的"责任田"——我的头发。这片"责任田"她老人家修理了快二十年,今天却不敢贸然下手,只得求助小有名气的土剃头师傅——邻居刘大爷。 (共1页)
关键词
PDF全文下载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