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射“机关枪”的大婶(外一篇)

王建红

我拐过巴黎香榭丽大街,来到静悄悄伫立一旁的大宫,纯粹是为了寻找厕所。在大宫前买门票时,以为是例行的宫殿参观,所以不顾售票小姐略微惊异的眼光,急切地买了票跨进去。事后想想,可能是这样的地方鲜见亚洲面孔吧,所以售票小姐很怀疑我是否真的想进去参观。 (共2页)
PDF全文下载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