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石油企业管理》2001年第09期  作者:生午
选择字号

灯光杂谈

收藏本文  分享

晋朝人车胤,家贫,曾将萤火虫收集在一起当灯看书用。这灯的“新形式”显示的主要是一种刻苦读书的精神,激励了不少后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匡衡“凿壁偷光”而学习,与此精神相仿,但看出另外一个问题,即当时民风纯正,两间房共用一堵墙不说,被凿破后也不产生互相偷看之虞。 爱迪生发明了电灯,人类才自由掌握了光明。正月十五的元宵节灯会,是灯光的集中展现,大家呼朋唤友,倾城而出,可看出人们对灯光的喜爱。 高档次的人们现在又讨厌灯火通明,他们喜欢在燃着蜡烛的厅堂里聚坐进餐。在现代化的生活中重燃起对过去的怀念,也算是在工业社会中一种。u灵上的返璞归真。 回避亮光,有些是基于某种“特殊” 的追求。据说在外地最适宜的舞厅灯光条件是“伸手不见五指”,随之也就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出现。现在天津市的有关部门已对舞厅的灯光做出规定,经慎重敲定的光亮最低标准,用通俗的话说即“五米之内能看见人”。可见,灯光亮否还是衡量道德水平升降的标尺。灯光杂谈@生午(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