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现代交际》 > 1996年 > 第01期
来源:《现代交际》1996年第01期  作者:黄敏
选择字号

女人可嘉

收藏本文  分享

女人可嘉,不仅仅在于女锅的化育万物,济世救人;也不仅仅在于夏娃的启迪冥顽,开创世纪。而在于……,在于……,在于……立人的不简单,由来已久矣。《淮南子》中的那位文娲,怎样“化育万物”“炼五色石以补青天”拯救人类;《创世纪》中那位夏娃,如何毅然偷摘禁果无私与小丈夫分享开辟人间欢乐;那些优雅的女子怎样令耳他虔为生命,使欧德在生命胡劳勇里喝醉不起;那些民吴又叫胡立于切问声胄迅“泪下四条”,使兀从又居然情愿永远是那“据国柳树的风”;③切尔夫人怎样叱拥风云,8震也完,弦刁人如何团振愿朝江山;刘晓厌怎律做了影后又做时王,郎平妞间装满了益牌去留洋—…·统统的,不间空.文人可嘉!穿过的里的除运,轻头更冒街上。比比流星落雁,个个自沈花窖,目不说而空派是,美化环紧,任亘带得瓜男子酸了脖子愿了头,花眼孩心,回头项居高不下,阁事吗?!透过现象富本质,纸评是为四嘉:瞧那模文如云,想想那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缎刀紧腰苗复较撑硬饿望着人目粗茶穹着人圈闭#为“提醒排骨”而甚义的?瞧那张张面奶桃花,上美容院留冒玉,那般刀割针刺镜子刻地加工美丽,需要的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者头于雨男说:“粉饰便是受刑。”者是历了,资设红尘里,布(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