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文学

2019年02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一副空碗筷

邬笋林

尽管不接我的电话,尽管不让我回老家,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父亲喜欢吸的烟,买了;父亲喜欢喝的酒,也买了;父亲喜欢泡的茶,还是买了。明天是我父亲的生日,我必须赶回老家。老家的大门紧闭,我喊了父母,没有回应。去问隔壁的堂叔。堂叔说:去学校了。 (共1页)
关键词
PDF全文下载 订阅本刊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