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刊

2016年08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 万物通灵的诗化挽歌

刘晗

为什么我们在有时满含热泪,因为听到了来自遥远故乡的消息,可是现在我们再也听不到了,并非源于我们源于生计或何种原因的逃遁,而是故乡已成为"故去的乡村",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看不到了。《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的作者柴春芽凭着新闻过来人的敏锐感,察觉到 (共1页)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