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21年第01期  作者:李剑锋;
选择字号

陶渊明《闲情赋》的历代接受与阐释

收藏本文  分享

纵观历代对《闲情赋》的理性阐发,读者常拘束于道德和政治,其共同的接受视野主要是建立在传统农业社会基础上的儒家文化价值观念。萧统是《闲情赋》接受史上的第一读者,其否定该赋"卒无讽谏"的批评引发了后代读者的争论。萧统的否定并没有影响唐宋金元读者对《闲情赋》的认可、喜爱和模拟,苏轼是《闲情赋》阐释的第二读者,他针对萧统的批评提出该赋如《诗经·国风》"好色而不淫",远承楚骚。元代读者认为《闲情赋》无妨渊明"处士节"。明清读者对《闲情赋》的解读多从儒家正统立场给予阐释和拔高。传统读者虽对《闲情赋》中所寄寓的人生理想有所阐发,但对情爱的解读难免有误解为"情色"的局限,这有待于依托现代社会形态的现代性爱观念的传播和普及。(本文共计10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