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

2020年01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用老楼里的故事酿壶酒

刘鑫

发锈的铁栏杆,嵌着黑色掉漆的木质扶手,偶尔失灵的声控灯,楼道里白墙上的涂鸦。顺着楼梯上去,每一层都是对着门的两个住户。楼,寻常且老旧。幼时调皮晚归,奶奶会在阳台上扯着嗓子喊我。我应声,然后往家跑。每上一层楼之前,我都会提前一个跺脚加一声"嘿",让声控灯能在我抵达时亮起。若是遇上声控灯失灵,心跳便加速起来。路灯的黄色光晕吝啬地在楼梯间洒落些许,昏暗的几缕光线下, (共3页)
PDF全文下载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