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原创版)

2022年04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时间琉璃

樊北溟

我们的出租车正在大雾中穿行。能见度不足30米,这使得刚刚通过的斜拉桥只露出几条放射状的线条,对面车道偶然现出昏黄色的车灯。我们置身其中,像解锁了某款跑酷游戏。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城市的道路如海浪般起起伏伏,却一点儿也不影响司机把油门踩到底。在并不宽阔的车道上,坐在车里,手心总是沁汗,像是俄罗斯方块要摞到顶端了,不免心惊。今天要去的地方并不是什么热门的旅游景点,却是此行的动力—一则不经意间读到的新闻,拨动了我的心弦。 (共1页)
订阅本刊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