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

2016年Z1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辉夜寒潮 甜到忧伤 EHOME2015年末斩获辉夜杯冠军

Galahad赤司

辉夜杯落幕的时候,我坐在屏幕前看着台上那个小眼睛的男孩子捧着奖杯腼腆的笑了,我看了下窗外,年末的上海还是没有下雪,起身打了个哈欠。TI的时候不写是因为年少轻狂中带有那么一些不可一世的自尊心,觉得在所谓别人地盘,满体育馆整耳欲聋的USA中输了就输了不丢人,说再多写再长不如重头来过;秋季赛的时候写不出,是因为团队名额有限我没能去现场,隔着一万三千多公里想起来时已经变得越加模糊和苍白,那时候的我已经忙着周边调研和各种被要求的工作条框,忙 (共2页)
订阅本刊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