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风尚

2015年08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陈传席:谈目前美术的一个严重问题

陈传席

有一个故事,最近老是存头脑里转:有一个狗熊对主人非常忠诚,一心想把主人服务好,主人在睡觉,他守护在旁边,一只苍蝇叮在主人脸上,狗熊为了让主人睡好,啪地一巴掌把苍蝇打死了,但主人也差一点被打死,脸被打破出血,肿得厉害,还得了脑后遗症。其实我是无心讲故事的,当前艺术发展的状况令人担忧、气愤,但直说,估计很难发表,只好拐弯抹角讲个故事。发展中国的美术,理应把上层的艺术家下放到基层去,即使是短 (共2页)
订阅本刊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