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界

2019年04期

本刊往期查看全部 >

艺术家美的使徒

严宝岩

画画对我来讲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而且这个自我否定又是那么的不自觉,那么的不可控,是一个自然而然发生的过程。自己在生活中经常会被一些事物所打动,有时雨水拍打在窗子上的声音像交响乐一样让我着迷,有时风吹秋木时残叶的微微一颤让我神怡,有时甚至画案上的一层灰尘都能让我感受到沧海桑田。平时与人交流时我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 (共4页)
订阅本刊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