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新启蒙”化与“后现代”化批判

陈学明;马拥军;罗骞;姜国敏

在哲学领域"西学"再次"东渐"的浪潮中,希望从过去未被考察(至少是未被重视)过的资源中寻求出路,援"西学"入"马",以"西学"解"马",作为资"马"之鉴,寻求出"新",成了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哲学阐释的重要路径。概而言之,这种"以西学解马"可以分两种:一种是以西方近代哲学为资源,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一种"启蒙主义"式的解读;一种是以西方现当代哲学为资源,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一种"后现代主义"式的解读。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启蒙主义"式的理解,这一路向同启蒙运动以来西方近代哲学的基本立场一样,主张一种人本主义理念,推崇"人性"和"人"的地位、意义、权利、尊严、价值等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后现代主义"式的理解,在很大程度上,后现代主义正是以启蒙主义为理论代表的西方现代性的反题,它反对近代(乃至整个)西方哲学史上的理性主义传统,并主张消解主体性,消解关于普遍性、历史进步等在西方哲学史上或至少近代启蒙以来的主导性理念。上述两种理解路向,都是从当代中国的历史语境中生发出来的,其产生和发展具有客观必然性和内在理路。我们可以将这两种马克思主义哲学解释路向看成我国学界学习西方、借鉴西方思想的必经阶段。经过这一学习吸收的过程,能进一步扬弃西方思想成果,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原本"、最终实现"以马解马",形成具有独创性和时代性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哲学解释路向。 (共15页)
PDF全文下载

安装知网阅读App
手机 · Pad同步看

开通季卡/年卡,优惠更多
立即开通